《乡土中国》简要笔记

《乡土中国》是费孝通先生在1948年一个专栏文字的合集。费先生在这本书中从“乡土社会”这样一个基本概念出发,逐步建立两条基本假设:

1.乡土社会中的人员是守于斯土、而不便于自由迁徙的。

2.乡土社会中的人依托的生产是小农经济。

从这个基本概念和两条基本假设出发,推出描述乡土社会中一系列现象和机理的重要模型。不仅如此,费先生将乡土社会和现代化社会(混凝土社会)的各种模型进行了逐一对比,从对比中更加清晰地展现乡土社会的特性:

鉴于乡土社会的固有特性,特别是生存(一个村庄要熬过旱灾、水灾、土匪、兵灾),生育(人口太少,支撑不了生产;人口太多,粮食不够吃),生产(小农式家庭生产,就算是养蚕的人家,也很难合作),导致乡土社会内部有很强的稳定性和生命力。比如本书提及,汉族居民在内蒙古草原依然开荒、在云南还是作梯田。又比如福建、广东、四川的客家人,在当地住了几百年,可依然是“外乡人”。又比如几家人聚族而居,大家换成同一个姓共同居住。明明是一个祖先,分出两支,然后各自成立自己的家族。凡此种种,都能用乡土社会这个模型加以说明。

正由于乡土社会是与在中国的生存、生产、生育密切相关,这就使得予以改革愈发困难。在民国之后, 以文艺教育攻愚,以生计教育治穷,以卫生教育扶弱,以公民教育克私”从而医治农民的 “愚贫弱私”四大病,这是晏阳初、梁漱溟等先贤的理想、也付出了极大的努力。即使是费孝通先生自己一位学者,也一生关注着吴江蚕茧丝绸生产。至于以柏格里先生改造贵州石坎村的事业更是可歌可泣。但即使如此,由于外寇入侵、民生凋敝,文字下乡就难以推行,识字率难以提高。至于让农人接受现代法律,清楚的明白与有夫之妇有染,并不违法,殴打奸夫、反而有罪就更为困难了。而正在作者在学校讲授《乡村社会》之时,中国北方已经开始大规模的土改——即社会工程。这个乡土社会的架构终究将被另一种形态所取代,而它的复兴、蜕变更是三十年后的事情了。

本书的优点是文字端方周正、均为金石不刊之论。缺点是例证较为缺乏。比如为了说明乡村社会中礼的重要性,佐证方式是引用大段的论语。但是对于礼是如何运作的,横暴权力和同意权力是如何行使的,没有精确的表述。此外既然乡土社会是一个独立于中国乡村的概念,那么只要满足小农经济、聚族而居,即使不在中国,社会也应当能够体现“乡土社会”的一些特点。但本书中只使用了“肖邦带走波兰的一抔土”等例证,这就显得略微薄弱了。

但毕竟瑕不掩瑜。从本书的1947年后记和1984年再版前记来看,费先生是真正“将学术作为志业”,有清晰的规划、付出了艰辛的努力,甚至连妻子意外亡故、自己身受重伤,都要坚持下去的。再联想到1958年到1978年这位天真的人类学家的遭遇,让我这个庸俗的小市民总有一种感慨:一个人带一门学问回中国,真仿比普罗米修斯从天庭盗回一颗微弱的火种。虽然历时已达80年,社会学依然是一门让人不甚了了的学问(我知道的当代社会学家只有潘绥铭和李银河两位)。但我依然觉得,一小群人(往往是出身优裕的)在各地做着田野调查,和失地农民、工厂女工、留守儿童、性工作者做着访谈,然后用SPSS算数据,发表论文,有的时候还要接受综治办的盘问——总是一件略显古怪却也可敬可佩的事情。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