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身之地:埃及革命考古学》简要读书笔记

《葬身之地:埃及革命考古学》是美国自由撰稿人彼得·海斯勒先生寓居埃及时期,将一系列稿件汇编的一本非虚构作品。时间跨度为2012年到2018年。主线是埃及革命的历程:穆巴拉克倒台、穆尔西上台;穆尔西倒台、塞西上台。副线则是在帝王谷等几处考古遗迹的保护与挖掘。当然最为精彩的是,彼得海斯勒先生和几位埃及友人的交往。包括一位垃圾清运商赛义德;一名自由记者及采访助力Manu;此外还有彼得·海斯勒先生的阿拉伯语(埃及方言)老师Rifaat。

一、主线——穆巴拉克走了,马穆鲁克永远都在

2011年埃及民众系列抗议活动之后,穆巴拉克被迫下台。当时军官团非常优容民众,温和亲民,在大规模集会抗议的情况下,依然不采取武力镇压。兄弟会所支持的穆尔西政府由于处理不好内政,即将垮台的时候,军官团依然保持坐山观。但是当塞西像全斗焕一样,慢慢走上前台的时候,又有人发动了抗议。军官团立即组织力量,毫不手软地进行了镇压。于是塞西总统稳定地掌握着政权。军人总统的传统可能难以改变。

而塞西总统也如《独裁者手册》中所教导的一样,展开了在沙漠中兴建50座城镇的宏大计划。当然,建设的目的最主要还是要酬谢他的致胜联盟。

既然有人牢牢地掌握着中央政权,那地方选举往往就演化为地方家族势力之间角逐与分肥。作者实地采访了El Balyana的一次国会议员选举。执政党没有过多干预,实行了差额选举(从4名候选人中选出2名国会议员)。由于当地的人民按照clan的方式集合成为一个一个的集团。于是4名候选人的最主要的竞选方式相同。就是一家一家拜访各位族长宽敞的会客大厅,答应族长们的需求。最终还是来自当地政治豪门的一对堂兄弟双双获胜了。

二、副线——漫长反复的历史,惹人猜度的遗迹

太阳之下,没有新事。沙漠里建城市这路买卖,之前就有法老做过。

三千年前,一位叫做 Akhetaten的法老为了能够远离原先的统治集团,创建了新的崇拜、巩固自己的统治。也在沙漠里建造了一座城市Amarna。与现在的埃及城市相同,统治者背离基本的规律(需要水)、树立了伟大的目标;然后普通群众就按照自己的心意随心所欲搭房子了。

至于说仿佛永无尽头的帝王谷坑道、死于非命的法老遗体——这种景象在3000年之后依然在重复上演。诚如一位美国考古学家所说的,通过仔细探查古埃及人的生活,再对比现代埃及人的生活。虽然人种有了很大变化,语言不同、文化基础不同,但是在很多行为模式上还是相同的。

这就让人很绝望了,整整五千年历史啊,一件件、一桩桩都是从沙里挖出来,用碳十四同位素法测过的。可是历史好像始终走不出去一般。

三、人物——树挪死,人挪活

(一)垃圾收集人——赛义德

赛义德先生是一名在埃及开业的垃圾收集人。他极为成功,娶妻生子、兴建房屋。这一切归功于他勤劳肯干、善于交际。他占住了一座高级公寓的垃圾收集权。而且能用很好的办法,说服住户们交纳垃圾清运费。

但他也遭遇并解决了一场危机。主要是他和妻子闹了别扭。妻子起诉离婚,但通过律师的斡旋,最终还是办顺了。后来妻子又起诉赛义德偷窃其婚前财产。赛义德被关押了几天。赛义德服了软,和妻子和好了。

赛义德回家之后,继续支付家庭赡养费用,也开始认认真真养育孩子了。他原本准备让大儿子辍学,去当木工学徒。然而在妻子的坚决反对下,此议作罢。后来妻子还让孩子上了补习班,学习文化知识。这孩子特别聪明,对古埃及历史应答如流。

我从他身上学到的就是,要早点组建家庭。然后要好好经营,和家人和睦相处。

(二)外国记者助理——Manu

Manu先生本来专门做外国驻埃及记者的当地助手。他冒着各种镇压革命的动乱场面,为记者们提供一手新闻。但由于他是同性恋,也没有稳定的性伴侣,经常要去各种地方寻找一夜情性伴侣。所以被人打劫了两次,还被关在监狱一次。

后来Manu于是反复筹划准备,最后以同性恋受迫害的理由申请到德国做难民。由于他善于学习、思路严谨、准备充分,顺利通过了各种考核。其中最重要的是学会德语。

我觉得还是要认真学习、适应周边的环境。

(三)埃及阿拉伯语培训学校校长——Riffaat

他是一位语言学校的校长。一位信仰纳赛尔主义的人,经常在教学过程中谈论自己的一些政治思想。

但是忽发急病,中年逝世。无妻无子,孑然一身。

还是要多关注自己的健康,少说些有的没的。

四、从埃及回看中国

(一)自身观察

由于彼得·海斯勒先生之前曾长期在中国大陆居住,因此他在观察埃及的时候,自然而然就会把埃及和中国大陆地区作对比。总的来说有这样一些特点:

  • 埃及人的语言学习能力非常强,中国大陆人学习外语比较习惯于死记硬背。
  • 由于基础教育不太好,再加上阿拉伯语对于数字的表达比较复杂,所以普通埃及人的数学不太好
  • 埃及妇女的工作机会比较少,中国大陆妇女的工作机会比较多。
  • 埃及目前还处于文言分离的阶段;经过新文化运动,中国大陆慢慢走向以手写我口了。
  • 埃及政府对社会的管制比较没有章法,经常会出现大规模的冲突和流血事件;中国政府的社会治理能力比较强和现代化,管制得比较稳定。

(二)采访与交流

在埃及期间,彼得·海斯勒先生采访到在埃及做生意的两类中国商人:一类是浙江温州、台州的商人;另一类是在中埃•泰达苏伊士经贸合作区经营的商人。显而易见,浙江温州、台州的商人更加成功。

1.浙江温州、台州的商人

这批人是真正的商人。能够很准确地找到商机。他们最多的生意是贩卖女性内衣——异常成功。

然后还相机开发了废旧塑料拉丝再利用等适合当地的生意。其中一位老板的经历实在让我佩服。从中国购买了一台二手的废旧塑料拉丝机,因为不懂机械原理,边摸索边使用,结果发生了生产事故——本人受了重伤。回国养了大半年,伤愈后又继续回埃及经营了。这种坚韧不拔的品质真是值得我学习。

当然他妻子也是不遑多让。因为需要从埃及小贩手里回收旧塑料瓶,所以必须要和小贩们狠狠地斗。比如因为是称重收购,小贩们就向旧瓶子里灌水。因此他妻子就得和他们撕破脸皮,大声吵嚷。诚如这家塑料拉丝厂的工头所说的,”要是女老板不这么厉害,会被当地人活吞了。”

但是这么优秀的夫妻,接受彼得·海斯勒的采访,还会自谦“素质不高”。

诚如彼得·海斯勒所说,他们办到了四十年以来,许多外国政府、NGO、志愿者在埃及没有办成的事。

2.中埃泰达苏伊士经贸合作区经营的商人

这个经贸合作区是政府主导的,以前是“走出去”,现在叫“一带一路”大战略的一部分。

可是当地经营还是有困难的。主要是来投资设厂的企业大多是劳动密集型的成衣制造业,但当地合适的劳动力不够。比如有一家企业是专门制作海湾地区男性外袍的,市场很大;但是招不来合适的工人。

男性的劳动纪律性不强,女性不能在厂区过夜,每天要花六小时通勤,无法实现满负荷全程生产。

所以开发进程不是很理想,部分土地也只能转为占地两万平方米的主题儿童乐园、水世界等娱乐设施。

五、Time to say goodbye

彼得·海斯勒确实是一个很有亲和力的人。

比如从《失落的卫星》中,我读出来的刘子超先生,是一个交流能力极强、行动力极强、观察力极强、冷漠超然、俯视众生的精英。

而《野心时代》中的欧逸文,是一个习惯出入上流社会名利场,讲究风度、享受冒险、但绝不甘平庸的记者。其实欧逸文确实蛮像阿班的。

但彼得·海斯勒是一个真心诚意和垃圾收集商人做朋友的人——他妻子张彤禾女士也确实包容他。

可惜彼得·海斯勒先生已经年过半百了,再出外勤,实在太难为他了。希望他能找到一所学校,安安稳稳教教非虚构写作。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