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与罚》部分简要笔记

拉斯科尼科夫奉行超人哲学,他认为人分为平凡的和不平凡的两种,平凡的人,只是一种仅为繁殖同类的材料。而不平凡的人,则可以僭越常规、藐视法律,可以为着美好的未来而破坏现状,为着实现自己的理想,他甚至有必要踏过尸体和血泊。
根据这个假说,他迈出了成为超人的第一步——杀害一名放高利贷的老太婆和她的妹妹,主要是为了练胆,也是为了能纾解生活的困境。于是惶惶不可终日,最终在一名优秀的警官波尔菲里政策攻心下,选择自首。
首先这个假说太粗糙了。先说不平凡的人那一肢。确实有很多人能够做到这一步,在《罪与罚》之前,只有拿破仑,到了20世纪,有一批满足这一条件的人物——希特勒等。但是这些人首先是极为狡猾的,他们能够洞悉常规、明确规则到底是怎么回事,然后去利用、去扭曲、去改变。
就拿杀人来举例子。在《教父2》中,维托·科莱昂为了杀死本地的一位黑社会老大,先是准备枪、确定时机(在复活升天节大游行、最热闹的时候)、准备不在场证明、准备怎么找到枪、怎么处理枪。全部想清楚了,才在万人空巷的时候沿着屋顶一路跑过去,迈开了关键的一步。而我们的拉斯科尼科夫,他只是踩了一次点,他没有想到老太婆的妹妹能回来,他连在抽屉里的1500个卢布都没发现、他连怎么销赃都没想好。这说明当时他不具备不平凡人的素质。
再来说平凡的人那一肢。同样是面对常规,不同的人的反应和结果也大有不同。有的人拼了命地去学习、想尽法子去利用。比如卢仁为了钻进圣彼得堡的圈子,专门找了个小伙子学西欧传过来的时髦话,他对付女性,用的就是败坏名声这一招。有的人想办法去适应。比如拉祖米欣,也是穷困的大学生,但是就想办法翻译德文小册子,看到漂亮姑娘,想办法共同合伙做生意,结果过得挺好,也找到自己的同类。有人始终被假象所欺骗,不肯去看真实的生活。比如卡捷琳娜·彼得罗夫娜,死于落魄贵族的骄傲。也有人逆来顺受,想尽办法去忍受。比如索菲亚·谢苗诺夫娜。有人玩够了、看透了、自杀了。比如斯维德里加伊洛夫。你看,人性如此丰富,哪是什么“繁殖同类的材料”所能概括的。
不过,我觉得我也挺能理解拉斯科尼科夫。我硕士毕业论文写不出来,数值模拟做不过去的时候,不愿意和人交流,也容易往窄处想。现在看来,人得想办法和人去交流。要是拉斯科尼科夫在走投无路的时候,先去找找拉祖米欣,找来德文小册子翻译翻译,您看,就不是这么深刻、沉重的《罪与罚》啦,就变成甜甜蜜蜜的《春风沉醉的晚上》啦。(推荐大家读《春风沉醉的晚上》,男主人公开篇和拉斯科尼科夫差不多,下面的经历大不相同。)
择高处立、就平处坐、向宽处行;立上等志、行中等事、享下等福。人不一定要求深刻,可希望能幸福。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