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理时代》简要笔记

引言部分

《无理时代》是日本作家奥田英朗先生所写的一本小说。这本小说表面妙趣横生,嬉笑怒骂,底色却极为悲凉。本书的舞台是北海道一座新成立由三个小镇合并形成的新城市——梦野城。本书的主人公有六位:民政科的公务员相原友则,高中女生久保史惠,推销员加藤裕也,原商场保全堀部妙子,市议员山本顺一。他们五位各有各的苦恼,各有各的挣扎,但是在这寒冷的北海道的冬季,大家都陷入到难以解决的困境中,最终五条小说在梦野城中心的一场大型连环撞车中走向了局。

五条线索的分别进展

相原友则

相原友则先生是市政府生活福利科的公务员,由于没有批准重型货车司机西田肇的低保申请,而被西田开着渣土车三次追杀。此外他还去嫖家庭主妇,嫖赖嫖去,嫖到自己的前妻。最后被西田肇追杀到梦野城的十字街头。

久保史惠

久保史惠是一名女高中生,被一名不工作、不上学、整天躲在家里打网络游戏还打骂母亲的年轻男人友则绑架监禁。由于友彦要去工作,他把久保史惠装在了汽车里,开到了梦野城的十字街头。

加藤裕也

加藤裕也是一名向独居老人推销高价漏电保护器的推销员。由于好友兼同事柴田杀害了他们的老板龟山,他们两人把龟山的尸体装在了后备箱里,准备去警察局自首,结果开到了梦野城的十字街头。

堀部妙子

堀部妙子原是一名商场保全。她信仰新兴宗教沙修会,结果卷入到沙修会和另一个新兴宗教万心会的争斗中,结果丢了工作。而且沙修会对她的剥削也越发严酷,信仰也逐步破灭了。由于她年满80岁的母亲没有得到很好的照顾,她就把她母亲带回了家。可是在为母亲购置生活家具时,出于生活窘迫,最后想偷窃,结果被保全抓捕,最后被她妹妹带回家,最后开到了梦野城的十字街头。

山本顺一

山本顺一是一位市议员,原本他一直在筹划两件事:一件是连任市议员,并准备在下一届参选县议员;另一件事开办新的工业固体废物处理场。但是市民活动家坂上郁子等人强力反对;退休议员藤原退助也准备从这两件事情中捞取好处。虽然山本顺一借单独会面之时,藤原退助心脏病发作的机会杀死了他;但是山本的关联方,从事建筑业的薮田兄弟却绑架和杀害了坂上郁子,三人打算抛尸,结果开到了梦野城的十字街头。

最后由于西田肇追杀相原友则,最后在梦野城市中心的十字街头发生了特大连环车祸。

我所看到的内容

本书是相当厉害的一本书,五条线索齐头并进,而一座北海道小城所面临的问题表现得清清楚楚,
首先是经济衰落。由于地方工业的全面衰落,本地只能依靠外来的大型mall(永旺梦乐城)和汽车组装工厂提供就业机会,而本地的小制造商无法盈利,本地的商店也相继破产。

接着是由于缺乏工作机会,贫困人口逐渐增多,社会福利的耗费也越发增多。与此同时,廉价劳动力却非常缺乏,引入外来劳动力(还是巴西日裔)大量涌入,形成了新的社会帮派。由于工作收入低,沉迷于赌博的中老年人和妇人偏多。甚至出现了家庭妇女兼职援交的情形。留在本地的年轻人也只能通过捞偏门来过上较好的生活。

在社会层面上,由于大量青年人移居东京,老人得不到合理的养护和救助。没有接受过专业职业教育的人增多,单亲家庭的人增多,低收入群体和独户老龄人口增多。由于丈夫不能像昭和时代养一家人,妻子就更不忠诚、也倾向于离婚,社会更加显得原子化。而且由于老龄化,原本的兄弟姐妹为了赡养老人的问题而反目成仇,最后核心家庭、家族都崩溃了。人变得孤苦无依,于是新兴宗教就大量兴起了。

在政治层面上,原来的统治架构也摇摇欲坠,由于中央财政转移支付的金额越来越少,本地的经济造血功能更是不做,僧多粥少,原来政客之间微妙的平衡和分肥机制难以为继,所有之间的互相倾轧也更加残酷。原来政客通过市恩来巩固自己地位也越发困难。

本书的写作技巧和艺术特色

本书揭露社会问题,没有一点高高在上、冷眼旁观的气势,或者批判、将社会问题归咎于统治者,比如杀人犯、腐败的政客山本顺一。但是作者因为是从主人公的角度来看这些事情,所以慢慢地会让我觉得也可以理解。比如山本顺一作为继承他父亲的政客,虽然贪腐、残忍、好色,但也得尽乡下政治家的义务,得像只大蜘蛛一样照顾好自己网上的人。而虽然相原友则后来自甘堕落,几乎把这个援交团里家庭主妇全搞了一遍,但我依然能感受到他的苦闷。由于五条线索都是跟着主人公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来进行的,慢慢地会产生一种理解之同情。他们不是什么好人、也不是什么坏人、只是很苦恼的人。在这寒冷的北海道的冬天,大家都陷入到了难以自处的困难中,最终在梦野城市中心的一场大型连环车祸中走向了局。

作者的写作是极为精巧的。一虽然五条线索是平行发展的,甚至可以说所有的主人公都是互不相识,但由于这是一座小城,每两位主人公都认识同一个人。比如说久保史惠是山本顺一儿子的同学。加藤裕也去推销堀部妙子和裕也的父亲偷情。相原友则断了加藤裕也前妻的低保。甚至来说,他们每个人的一举一动都在影响着其他的人物。
比如说加藤裕也就因为推销漏电保护器,就到了信彦的家中,其实差点就能发现久保史惠了。

本书的呼应是非常严谨的。比如作者开始的时候讲市中心(大概是无锡三阳广场)那样的地方,有一块区域因为始终空着,所以用商店的广告牌围着。当时是通过说明广告牌的内容(都是红白喜事,来说明当地缺乏政治活力)。但是在本书最后,久保史惠从后备箱里逃脱,也正是使用一根旗杆来还击绑架者信彦。

最后一抹亮色

我觉得龟山老板讲得还是很对的,李宗盛的《希望》也很有道理,本书中最有亮色的一段就是加藤裕也从前妻那里把自己的儿子接回来之后,养育婴儿这一段。年轻真是最大的希望。

附记

本书阅读于2018年12月,笔记写作于2019年3月下旬。内容也有很多错谬,也没提出什么感想。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