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天才女友》读后感

深黄的林子有两条岔开的路,
很遗憾,我,一个过路人,
没法同时踏上两条征途,
伫立好久,我向一条路远远望去,
直到它打弯,视线被灌木丛挡住。
——罗伯特·弗罗斯特,一条没人走的路(节选)
1944年8月25日,盟军解放巴黎。同日,本书主人公之一埃莱娜·格雷科出生在那不勒斯市郊的平民公寓内。
作为婴儿潮的一代人,她和本书的另一位女主人公莉娜·赛鲁罗无疑是幸运的。一个和平、繁荣、包容的西欧,让小姊妹不再用像他们的父母一辈忍饥挨饿、担惊受怕。但是出生在庶民区的女孩,眼中见到她们的母亲一辈,心中自有本能一般的恐惧——被男人殴打、被男人欺骗、被男人压榨——从光鲜夺目的珍珠变为一颗死鱼眼珠。
要想挣脱命运、只能起步前行。两位同样学习优异的天才女友,开始了不同道路的拼搏。埃莱娜不甘心当庶民,每天从傍晚学习到晚上11点,做事认真、待人有分寸,门门成绩优异。学习改变了她。她和自己的那些邻居同龄人不再是同类人。她势必要挣脱这样的环境,要成为一名知识分子。
而莉娜——因为她那短视的鞋匠老爹——没能去上拉丁语补习课,小学毕业就辍学了。她要和埃莱娜继续追赶下去,她借遍了图书馆的书、自学了拉丁语、希腊语。然后希望成为一名高档定制皮鞋设计师(不得不说,这是有极大可能成功的)。但是她那糊涂的老爹、没头脑的哥哥,她实在坚持不下去。最终她被爱情蒙住了双眼,预备嫁给一名成功的肉食店店主(斯特凡诺)了。
但以美满的婚姻为故事的结尾,那已经是200年前《傲慢与偏见》时代的事了。《我的天才女友》只是《那不勒斯四部曲》的一个长长的序幕。当格莫拉的大少爷踩着莉娜的斯特凡诺这对新婚夫妇的定情信物(一双莉娜亲自设计的皮鞋)进入婚宴大厅。作为读者,大家瞬时就明白盛大的婚礼可能意味着漫长的煎熬。(意大利允许离婚是在1974年,莉娜当时将要30岁了)
幸好并不是每个人都是孤独的,有人能通过友谊看到另外一条道路的样子,我们这两位女主人公的生活和命运还将爱恨情仇地交织下去。这对双生花会怎么度过经济高速发展的六十年代呢?格莫拉、天主教、红色旅会对她们的生活有影响吗?这细腻如水的心境还能在和异性的纠葛中保持下去吗?明年三月春节期间,我准备读《新名字的故事》。

此条目发表在读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