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塔杀机》简要笔记

《巨塔杀机》是美国记者劳伦斯·赖特先生出版的一篇长篇通讯。本书分为两条线索:
一是极端主义的兴起。本书从赛义德·库特卜如何创立极端主义思想讲起,讲述艾曼·扎瓦西里如何建立圣战组织,试图推翻埃及军政权;奥萨马·本·拉登的生平和如何建立基地组织。接着讲述极端主义者如何把苏联入侵阿富汗的失败视为苏联解体最主要的原因,而产生极端主义可以打败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势力的想法。本·拉登采用了建立训练基地、培养一线指挥官、建立灵活机动的行动小组这一模式,实施了一系列恐怖袭击——纽约世贸中心地下车库爆炸、也门军舰爆炸和非洲两家美国大使馆的爆炸。
另外一条线索以美国联邦调查局特工奥尼尔先生对基地-圣战组织的调查讲起,叙述CIA的亚克力站和FBI的349小组对于追踪基地-圣战组织,但是部门之间彼此抵触、相互猜忌,而始终坚持追查的探员却被视为“卡桑德拉”,要么弃之不用、要么被迫离职。
最终两条线索在《盛大的婚礼》一章汇聚,引起了人类历史上空前的悲剧”9·11“恐怖事件。
本书叙述详实、情节生动、丝丝入扣,已被改编为电视连续剧《巨塔杀机》。当然本书是从美国的视角审视这段历史的。对于美国为了维护自身利益,干涉中东事务这一诱因没有多谈。
当然要论干涉,美国干涉的地区和国家很多、像拉丁美洲、东南亚,至于说仇深似海的族群、组织多了去了,但是采取恐怖主义袭击来报复的,好像也独此一家。
#为什么会走上这样的道路?
我对于本书中这些恐怖分子都很难理解。我听人说第三世界的精英去了欧美、日本,大多都是“始惊、继醉、终狂”。可是库特卜在美国留学一年,却对美国的制度文化更加否定了。
而且像纳赛尔这种利用民粹主义巩固统治的独裁者,也知道要修水坝来发电,买飞机来武装空军,师夷长技以自强嘛。
可是奥萨马·本·拉登能够非常准确地推断出高温燃烧钢材,导致上部结构坍塌然后利用冲击作用使下方钢结构屈曲——他对钢结构了解得真透彻——有这样的财力、领导力、组织能力和为民族解放而奋斗的决心,为什么不成立房地产开发公司,改善阿拉伯平民的居住条件呢?
艾曼·扎瓦西里明明是受过现代医学系统训练的医生,为什么不开诊所为人治病呢?
阿塔明明是城市规划硕士,为什么不改善一下难民营的生存条件呢?
库特卜明明在美国留学,也有做埃及教育部长的机会,为什么不回国扫盲呢?
为什么既没有明治维新,连洋务运动、新生活运动、新文化运动都没有呢?
这些我真搞不懂。比如说巴以冲突,别人有F16、阿帕奇,咱们可以开个小机械厂,造造高射机枪、迫击炮也行啊。光靠礼义为干橹也不成啊。
至于本·拉登的思路,先激怒美国,把美国军队引入阿富汗,然后打击它——别的不说,阿富汗居民乐意嘛?本来住在千山之国,日子就辛苦,再引来这么一群瘟神,这是对待收容自己的主人的道理吗?
我觉得越是打着高尚的旗号,越容易走向自私和卑鄙。而且受到外界剧烈冲击时,应该想办法处理,而不是要退回自己原来那个壳里去。在受到当权者的残酷迫害的同时,更要努力学习他们的长处。政权是一个阶级的统治,不是通过除掉头面人物能改变的。
# 官僚主义害死人
本书除了介绍基地-圣战组织的来龙去脉外,用了大量篇幅来介绍基地·圣战组织的来龙去脉,用了很大篇幅介绍了联邦调查局的奥尼尔和中央情报局虽然都坚持不懈,但是互相分割情报,不愿意由于其他方面的介入给自己的工作造成麻烦。
比如中情局要是与联邦调查局合作,可能暴露自己的关键线人,泄露自己的情报来源和取得方式,甚至还得触犯不得在美国境内收集情报的法律。而联邦调查局要是与中情局合作,可能导致自己的证据链中部分元素没法经过辩护律师的检验(非法获取的证据不能使用)。
相互隐瞒慢慢就变成了彼此怀疑、怀疑就变成了猜忌。
等到911事件发生后,所有的禁令暂时失效,“隔离信息的墙轰然倒塌”。然后NSA、CIA、FBI的长官、特工们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全部共享,发现该知道的其实他们都已经知道了。任何有责任感的特工无不对此锥心痛恨。
尤为令我感到欷歔的是,奥尼尔因为违反了保密制度,在服务中情局满20年后退休,然后加入了世界贸易中心的安保公司。但他上任仅几周,911事件就发生了。他为了救助受困人员而死。
我觉得解决部门之间的推诿扯皮,互不协作真是一件难事。
#不要温柔地走进黑夜
与我以前的想法不同,其实劫持民用航班的实际操作者并非视野狭隘的狂信徒,相反很多人在西方都受过良好的教育。据作者看来,他们性格孤僻,难以融入到西方社会中。
我觉得入乡随俗、君子慎独。
#暧昧而又巨大的阴影
本书揭露了沙特王室与沙特人民、阿拉伯人民之间的尖锐矛盾。例如在80年代中期,发生了大批武装分子攻击麦加天房的事件。而沙特王室为了麻醉和欺骗人民,四处培养阿訇、建造清真寺,形成了极端思想培育的温床。
但是沙特王室掌握着极为重要的资源,大量的石油储备。这使得他们的权威难以撼动,他们的图谋也无法遏制。
#从一种思想变为一个组织,从一个组织变为一个政权,从一个政权变为一个国家
让我感到遗憾的是,极端主义并没有在9·11事件及美国入侵阿富汗后陷入低谷。即使极端主义可能是荒谬的,不可理喻的。但它确实是有生命力的。在基地·圣战组织这种类似政党的恐怖组织陷入低谷后,伊斯兰国这种具有政权特征的恐怖组织又兴起了。今后会不会出现一个奉行恐怖主义的国家?
而反抗这种势力的,开始是警察、接着是军队、然后是整个国家机器。为什么还是有源源不断的人选择“与汝偕亡”?我觉得这不是成立国土安全部就能解决的问题。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